Tuesday, March 25, 2008

干脆

  茶餐廳可說是香港的特色之一,現在甚至能出洋,在中國國內城市和外國一些有華人的地方,開始紮根。有人拿這個做研究題目,由歷史演變,說到文化內涵,論物議事,旁徵博引,洋洋灑灑,漪歟盛哉。以我看,香港茶餐廳興起的原因,不外乎四個字:「務實」和「干脆」。須知茶餐廳內,並沒有侍者。在英美,侍者乃waiter。Wait的意思是等候;侍者的工作,是隨侍在側,看顧客的舉止眼色,應顧客的指使召喚,恭敬從命,躬體遵行。所以,在「高級」餐廳,有「服務費」之設。茶餐廳內的伙記,服務對象乃是老闆,不是客人。他代表老闆替顧客登記食物,做好了放在客人桌上,吃完後拿走。你進來的時候沒有帶位員,要走也不會遞上賬單,桌上有紙條,登記吃了的東西,自己去收銀處付款即可;明碼實價,乾淨俐落。要吃喝什麼,我自拿來,不會惺惺作態;再光顧與否,悉隨尊便,何必低首下心?店方務實,顧客干脆,止此而已。

  有很多事物,若太注重形式,無異自設一副枷鎖,例如貨品說明書,不會在文字上搞什麼花巧,能說得清楚明白便成。張景岳解說「補中益氣湯」,說什麼「善補陽者,必於陰中求陽;善補陰者,必於陽中求陰」,玄之又玄。務實的方法,是用不同的動物實驗模型,去界定這個方劑的臨床功效。日本人研究「漢方」(Kampo),發現Hochu-Ekki-To(補中益氣湯)可以治療皮膚敏感(Int. J. Tissue React., Vol.26, pp.113-117)。日本學者又借用各種動物疾病模型實驗,把多個中藥方劑重新定位(Re-positioning)。隨手拈來的例子:用茵陳蒿湯(Inchinko-To),以治療肝硬化(J.Hepatol, Vol.41,pp.584-591);用十全大補湯(Juzen-TaiHo-To),對付子宮內膜癌(Oncol. Rep., Vol.15, pp.1133-1136);用鉤藤散(ChoTo-San),改善老人癡呆徵狀(Biol. Pharm. Bull., Vol.28, pp.744-746)。

  西藥也有多個重新定位的個案。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威而鋼(Viagra);本來是用來降血壓,但無心插柳,成為第一種治陽萎的藥。另一個新鮮出爐的例子,是一個叫Ixel的抗抑鬱藥。藥廠本來的計劃,是在1998年將它在奧地利上市,一間美國小藥廠Cypress Biosciences買入了美洲的發展權,將它包裝成為一個治療纖維肌肉痛(Fibromyalgia)的藥,並在2007年底取得了FDA的批文。在九十年代初,我在陶氏化工屬下藥廠研究一個對付血管硬化的概念藥,一直都未能得到公司青睞。現在Melior把它買入,包裝成為一個治療小便失禁的概念藥 MLR-1045。格蘭素( Glaxo SmithKline)把一個叫Buproprion的抗抑鬱藥,包裝成為戒煙藥,商業名稱叫Zyban。輝瑞( Pfizer)把一個本來用來醫治高血壓(叫Minoxidil)的藥,改裝為治療禿髮的Rogaine。

1 comment:

洛克 said...

Minoxidil 應該是Upjohn的產品